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新闻

一种超级黑天鹅正在逼近打

新闻
来源: 作者: 2019-02-10 15:17:13

一种“超级黑天鹅”正在逼近

今年以来,全球经济走势—美国、欧洲和中国经济的平衡呈现着而微妙的胶着状态。 美国经济复苏缺乏后劲,制造业数据良好,但房地产又显低迷,在美联储连续四次削减QE后,美元未见走强,反而更弱,上周一度跌到78.90;欧元区复苏一直比较孱弱,可最新的服务业PMI为53.1,其班牙的服务业PMI更是达到令人意外的56.5,这令欧元兑美元一度上涨到1.3993. 欧元坚挺却也引发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的不满,他要在6月份采取行动使欧元走软。而中国经济在基本面走弱,楼市成交大幅萎缩,信托违约隐患的压力下,以微刺激和“新国九条”来避免股市楼市大幅下跌。 那么,未来有什么因素会打破这种胶着状态呢? 如果按照常规的货币、金融和经济的逻辑,鉴于中、欧、美都各有各的软肋,各有各的救市手段,估计还要纠结下去。但是有一种非经济的黑天鹅事件可能会打破这个僵局,这就是地缘危机。 即假如乌克兰危机升级为战争,特别是美国以色列袭击伊朗,波斯湾被,那么这个僵局将被迅速打破。 由于中东进口石油约占中国石油总消费的近30%,中国石油战略储备仅约30天;中东和俄罗斯进口石油分别约占欧元区石油总消费的40%和16.7%,欧元区石油战略储备约为26天。 而随着美国能源取得,中东石油现在仅占到美国石油消费量的不到7%,美国石油战略储备接近70天。换言之,美国对中东石油停运的耐受期是中国和欧元区的10倍以上;因此,倘若中东石油供应因战争中断,会重创中国和欧元区经济,对美国反而是相对利好。 从全球石油供需角度来说,随着中国经济结构调整导致石油需求减少,以及页岩油气技术的推广,未来中长期供需关系将会缓解,因此,最近这一二年是美国利用中东石油危机对中国和欧元区造成最大冲击的窗口。 美国一贯擅打这种地缘牌。对刚刚诞生的欧元,美国在1999年发动科索沃战争重创了欧元;而对于中国,它屡屡打出中国牌、中国和中国南海牌,以挤压中国获取最大利益。 一般情况下,美国以色列要对伊朗开战并不容易。伊朗是大国,有一定的防御和反击能力,美国的军事部署至少要达到二次伊拉克战争的水平,即在中东部署三艘航空母舰。这会引起伊朗、俄罗斯和中国的,大大增加袭击的成本。 但目前俄罗斯注意力被吸引到乌克兰;中国注意力被吸引到此前的马航事件和现在南海争端中,伊朗这两个最重要支持者无暇关注中东。美国却可以借机瞒天过海,将军事力量部署到位,构成美国以色列袭击伊朗的最佳战术窗口。 这或可以解释近来很多观察家看不懂美国为什么要在乌克兰问题上去惹俄罗斯,同时美国奥巴马宣布属于日美安保条约范围—同时挑战这两个联合国常任理事国的大国并不明智。美国付出战略上的重大代价或许就为了创造最佳战术条件。 与这一猜想巧合的是,3月24日,以色列宣布关闭了全球103家使,理由是工会因不满员工待遇而,这是不可思议的,因为以色列人爱国是世界闻名的,且是以色列最重视的部门之一;4月日,以色列佩雷斯突然访华,仅提前5天宣布。如果说这是为以色列为袭击伊朗而打烟幕弹,避免使报复,反而合理了。 石油价格的坚挺似乎也在印证这种可能性。最近美国空耗一生宣布石油战略储备达到了历史最高水平,加上中国经济减速,页岩油气导致石油供应增加,石油价格本应疲软,但美原油仍然保持在接近每桶100美元,布伦特原油保持在接近110美元的高位。 因此,提醒不远将来伊朗战争爆发的可能性,应该不是杞人忧天。 历史就是一系列的黑天鹅事件推动的。它的意外性、不可预见性,使得它的冲击力、影响力格外大,但这却是改变一切事物的原动力,著名经济学家汤敏在其《中国经济黑天鹅》一书中提出中国应该以“黑天鹅思维”来看待中国与世界问题,以使中国在全球新经济格局重新布局过程中,发现新的规律新径,从而在中把握机遇,笔者也颇为赞同。 “黑天鹅”改变下的人类历史 人类进入资本以来,先后经历了两大阶段,前一阶段为商业资本主义,后一阶段为工业资本主义,而这两大阶段都是由黑天鹅事件引起的,14世纪葡萄牙国王资助的一个航海活动,

掀开了人类远航的序幕,而这又导致了全球贸易的兴盛,随后将人类带入了一个商业资本主义的时代,其实亚当斯密写作《国富论》的时候,蒸汽机还没完全发明,火车就是更是几十年之后的事情了,亚当斯密笔下的资本主义从本质上说还是商业资本主义,而如果没有蒸汽动力发现,人类也许就此止步了,但历史绝不只一只黑天鹅,17世纪后期,英国旷工以“蒸汽动力”为煤矿排水的小点子得到广泛应用,这是蒸汽动力被运用的开始,随后这一运用慢慢扩大,直到火车的发明,了工业资本主义时代。其实无论是葡萄牙的国王,还是英国的旷工,他们绝对想不到,他们的作为会对人类历史产生多么大的作用。 其实考察中国的发展也是这样,初期,中国最得的两大政策,一个是恢复高考,一个是包产到户,而恢复高考是中科大的小青年向提出的一个,而包产到户则是安徽小岗村18户农民的自发行动,而这两个事件先后拉开了中国的大幕,也真正的改变了中国的当代历史,这也中国的黑天鹅事件,而近年来,对中国影响最大的事件应该算是“大学扩招”了,这一事件虽有争议,但从长期看也是改变历史的,笔者曾经思考过这样一个经济学问题,那就是市场经济和计划经济哪个更能促进科技创新,当时笔者最大的担心就是市场经济条件下人才的“昂贵”,这将阻碍企业创新能力的提高,但大学扩招却为中国创造了大量的廉价的高科技人才,这也是中国这几年科技能力突飞猛进的最核心动力,而这一改变历史的举动也是汤敏夫妇的贡献。 然而历史绝不是只有有益的“黑天鹅”,也有有害的“黑天鹅”,其实在大国崛起过程中,或是崛起之后又“中途折翼”的国家非常多,而且历史规律也反复表明一个经济体一旦出现一次经济错误,再恢复元气就非常难,除非找到新的经济增长点,比如大英帝国在一战后的经济萧条中,实行错误的英镑升值政策,导致了英国制造业的衰落,而上世纪美国在佛利德曼等人的下实行超高利率政策来治理通胀,也将美国的制造业一扫而光,日本则本币升值和经济泡沫破裂的打击下衰落,以至于后来的信息都没抓住,而发展中国家的拉美地区在债务危机及私有化的之后,经济再也没有恢复元气,而俄罗斯在有社会主义转向资本主义之后也开始一败涂地。 “黑天鹅”都是怎么来的? 然而这些“黑天鹅”,有些是野生的,更多是“人养”的,葡萄牙国王虽然意识不到后来的资本主义世界,但对航海对国际贸易的影响他是清楚的,和汤敏作为大学教授,他们可能意识不到恢复高考和大学扩招对中国发展进程的影响,但他们对教育对经济进步的影响也常清楚的,而英国、美国、日本、拉美、俄罗斯等国家的失败,很多人也是脱不了的。一个有益的“黑天鹅”,足以改变一个国家或是整个世界的历史,一个有害的“黑天鹅”又足以摧毁一个国家。 目前英国成为三流国家早已是世界的事实,而美国后来找到了信息技术这一新的经济增长点,从而勉强维持了其经济霸主地位,拉美和俄罗斯乘着中国经济崛起的东风靠“卖矿”也勉强恢复了些元气,但是日本和东南亚就没那么幸运了,这些国家至今再也没能恢复过来。因此中国经济一定要慎之又慎,这也是汤敏写这本书的一个重要立足点,也正如汤敏所说中国在大国崛起过程中,要赢得优势地位,就必须如履薄冰、如临深渊,很小心的来驾驶好中国经济这艘航船。要让中国梦真正起飞,要尽量避免避免系统性风险。刘伟先生在评价这本书时,也高度赞同汤敏先生的这种看法,他指出,“黑天鹅”对中国经济增长的影响,对中国制度的影响恐怕是空前的,因为中国正处在一个特殊的历史时期。 “黑天鹅”绝不仅仅是什么历史故事,世界变化越来越快,“黑天鹅”改变世界的机会越来越多,近界发生的变化就可以证明这一点,即使是亨廷顿这样的世界学权威都不会预料到一个小小的社交的出现,就在中东掀起了“第四波”,而即使里夫金这样长期关注能源的学者也没料到一个小小的页岩气就彻底的扭转了美国的能源格局,而他此前还一直认为会是风能、太阳能灯新能源。针对中国眼前,汤敏也在书中以“四大近忧”和“两大远虑”的方式指出了最容易出现黑天鹅的地方,四大近忧分别是房地产、企业转型、地方债务、高通胀。长期看,而远虑则是数字化制造及新能源、新材料的应用以及计算机络为特征的第三次工业,如果前面的“四大近忧”是容易非常有害的“黑天鹅”的地方,而后面的“两大远虑”则是更容易飞出有利的“黑天鹅”的地方,总之“黑天鹅”会在各个领域不断地出现,不断影响着人们的生活,这都我们需要敏锐的发现与把握。而如何应对与防范“黑天鹅”事件带来的风险,也是每个执政者、企业家、学者和不得不面对的问题。这也是本书作者不断启蒙读者的地方。 “黑天鹅”与中国发展的新思维 汤敏先生在亚洲开发银行工作将近二十年,亚洲开发银行的总部在菲律宾,而他长期在菲律宾这种“失败国家”的任职经历,使他在思维方式上比别人更容易考虑“如何避免失败”的问题,然而仅仅预测风险绝不是汤敏写这本书的初衷,他是要告诉大家一种思维,即“黑天鹅”思维:世界进步靠偶然的小事件推动,当然中国经济的发展也靠关键的小事件推动,当然这些都不是靠所谓“设计”能实现的,而他对这种“黑天鹅思维”的重视与我们现在流行的“顶层设计”,“总体”思维完全不同,这些思维从本质上仍然是传统的计划思维,即假定这个世界是不变的,然后按照这个不变的世界来设计发展模式,或是干脆照搬某种所谓的“普世模式”,而“黑天鹅思维”则完全不同,他认为世界是变化的,而且是是突变的,这就要求我们发现并重视那些可能改变世界的“小变化”。 从容走过汤敏先生这么想了,也这么做了,而他这本《中国经济黑天鹅》则是他总编的《智石丛书》的第一本,汤先生发起这个系列图书旨在“联结庙堂与江湖,汇聚民声和政声”,毕竟这些“小黑天鹅”们往往会在“江湖之野”出现,而要发挥作用,则需要“居庙堂之高”的人的参与和重视。而这在历史上并不乏先例,上世纪90年代,信息技术还是远在西海岸的一个叫硅谷地方的“小打小闹”,而被戈尔、克林顿等家发现后,就迅速通过法案,以国家之力对其提供政策和资金的支持,这就是后来大名鼎鼎的“信息高速公计划”,美国也仰仗这个国家级发展计划迅速占据了世界信息科技的制高点,而早先在信息技术方面美国不是绝对的,日本在半导体方面曾经全面领先,而中国早期在这方面也有着相当出色的表现,但后来这两个国家都没有重视,而二十世纪的前十年,又有一个叫太阳能的技术在中国取得了重大的突破,以至于连罗斯柴尔德这样的神秘家族都开始押宝中国了,而这一趋势被美国奥巴马发现后,就赶紧组织人力物力进行赶超,不仅在其等多项法案中,拨付资金,白送土地进行支持,而且贸易调查,资本市场等,对中国的太阳能企业进行了致命性的摧毁,而其意图也非常明显,那就是让美国占据未来新能源技术的制高点,可见在仍然高居世界霸主地位的美国一直是奉行“黑天鹅思维”的,可惜中国的诸君们还一直,不知所措,不过这看出汤敏这本书是多么的及时。

聚氨酯发泡填缝剂
方太哪款抽油烟机好
不锈钢电镀报价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