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手机

泛教育时代教育公司能否在知识变现市场分一杯羹

手机
来源: 作者: 2019-05-17 15:06:34

近年来,愈来愈多的公司加入了知识变现的赛道。

知识变现,可以理解为具有知识的人通过分享知识来取得收入,而希望获得知识的人可以付费情势获得知识。

但在资本蜂拥而入这个新兴市场的同时,值得我们沉思的是——知识变现算不算一种教育,而教育公司能否在知识变现市场分一杯羹?

“得到”们的茁壮成长,离不开政策红利

2015年、2016年是知识变现市场高速发展的阶段。目前几大著名的知识变现平台皆在这两年间出现。

2013~2017年大型知识变现平台一览表

知识变现市场的发展,追本溯源离不开共享经济的昌盛。同享经济牵扯到三大主体,即商品或服务的需求方、供给方和同享经济平台。供给方与需求方通过平台进行交易——包括张罗资金/交换闲置物品/分享自己的知识、经验等行动。

2016年“共享经济”这个概念第一次进入《政府工作报告》。其中提出:“支持分享经济发展,提高资源利用效力,让更多人参与进来、富裕起来。”而今年3月份国家信息中心发布的《中国分享经济发展报告2017》显示:2016年我国分享经济市场交易额达到3.45万亿,同比增长103%,预计未来几年我国分享经济仍将保持年均40%左右的高速增长。

国家政策层面对共享经济的支持,使得风投资本大量进入该领域。而该领域最为典型的3大板块就是出行(网约车、单车)同享、租赁(房屋)共享和知识共享。在知识同享走向市场化时,知识变现的概念应运而生。

教学活动与知识变现,是命运的“双生子”

共享经济的昌盛推动了知识变现市场的发展,那么知识变现与教育又有甚么关系呢?

2017年两会期间,新东方创始人、全国政协委员俞敏洪曾指出,“我觉得对于中国人来讲,现在这(知识变现)是一件好事。实际上知识展现已变成一个重要内容。利用智能化的学习手段,在学各种科技知识和人文知识的人也非常地多。这是对有知识价值的人的承认,这类承认未来必然带来更多的有知识价值的人的分享。”

教育行动本身就是一种知识的共享;而目前各类教育公司的营收模式,简言之都是教师所掌握的知识通过教学活动传递给学生,而学生在接收知识传递后为教师付出的脑力劳动、体力劳动支付相应的报酬。教育的理念与同享经济、知识变现有很多的相似之处。在广义上教师授课的行动完全可被称为“知识变现”。

但在狭义上、在科技媒体中流传的主流“知识变现”概念中,教学活动与现今的知识变现平台有一定差别。

新东方在线COO潘欣指出,“目前对于知识变现还没有明确定义,因此知识变现与教育产品之间的边界较为模糊。在我看来,早期的跟谁学、猿题库,其模式在一定意义上可算作知识变现。但在如今的科技媒体眼中,这些在线学习平台跟知识变现模式是两回事。目前知识变现的主流概念,是满足一种更高级的思想上的寻求,而非教育培训的基础性需求”。

教育活动因其特性,即便严格意义上不算做知识变现,其与现今的知识变现模式也有很高的亲和度。而在“泛教育”时期,这种亲和度被大大增强。但亲和度虽有,相比于文化领域,在教育行业中与知识变现平台类似的在线教育平台却为数不多。

在线教育平台,不缺知识变现的“探路者”

教学活动是知识变现的雏形,而互联网技术的高度发达、知识变现市场的高速发展,也促进了“泛教育”时期的来临。

“泛教育”目前在教育行业中还未有明显的概念界定。但蓝鲸教育认为,“泛教育”应该指的是一种状态:所有人都应在人生的不同时段接受教育,这种教育不仅是狭义的教育培训,更应是广义上的“接受知识”。目前知乎live、分答等各类知识变现平台满足了狭义上的“知识变现”要求;而广义上的“知识变现”,在线教育平台也应是市场中的一员。

2015年时的教育市场已有类似于现今知识变现平台的存在。跟谁学所提出的“让所有有知识、技能、才华的人都能够在这个平台上成为老师,让所有需要知识、技能、才华的人都能够在这个平台上找到他们学习的榜样”;猿题库推出的“连接供求双方的平台,学生在平台上做题,兼职的‘教师’则为学生答疑解惑。”;作业帮则提供了一个“集习题搜索、名师直播、实时答疑、同步练习和学习沟通等多种功能为一体的综合学习平台”。这三方平台在当时就都已具有知识变现广义上的理念,其中作业帮一直将该理念贯彻至今。

而与现在的知识变现理念更为契合的,则是沪江旗下的CCtalk。沪江合伙人、CCtalk总裁陆坚3月底与蓝鲸教育沟通时,举了CCtalk平台上的一个案例,“在上海的某个购物中心有一个素食店,这个素食店的老板就到CCtalk上开课,教人怎么做素食,他一个课程卖1500块钱,有很多人买。”这其实已经符合了知识变现的狭义概念,即“一个有专业技能的人将其具有的知识通过第三方平台出售给有需求的人,最终将知识转化为财富”。

初期的猿题库和跟谁学平台、沪江的CCtalk以及作业帮,其业务模式皆与现在的知识变现平台有异曲同工之处。猿题库和跟谁学已出现业务转型,但作业帮和CCtalk却仍在在线教育市场发展壮大。如今,知识变现市场火爆,与知识变现模式亲和度很高的众多教育公司是否也要踏入该领域,将其当作行业“风口上的猪”去对待?

“要想取之,必先予之”

其实对于教育行业探索知识变现模式,在在线教育“百家讲坛”发起人马永纪看来,完全可以“先设定一个小目标”:打造一个专门为教师服务的知识变现平台。

马永纪表示,搭建一个专门服务于教师的知识变现平台可能更加符合教师们的需求。“一个教师的成长,或是一个教师专业技能方面的提升,对相关知识的需求很大。一个专门为教师成长提供专项服务的知识分享平台,即便是付费版,教师群体也会有较强需求。一个年轻教师的成长是一件非常具有挑战和困难的事情,他需要专业和经验的分享。但在现实中,获取经验的效力相对较低。”

在职教师作为体制内的成员,针对其的激励机制建设速度相对缓慢。但在职教师的工作压力,由于平行竞争的激烈而一直相对较大。这个群体对有价值、有效果的知识平台分享和支持会有很强的需求。

现在看来作业帮和CCtalk在教育市场的知识变现业务探索还是小有成就的。但知识变现平台在互联网时期、“泛教育”具有可行性的环境下,是不是值得教育公司去涉足还是一个需慎重思考的问题。虽然教育培训的营收模式与知识变现有天然的亲和度,但毕竟这一轮知识变现的主流理念是满足人们更高层次的精神追求。

因此在教育行业中出现一个或多个针对教师群体、提升个人技能与素养的知识变现平台,未尝不是另辟蹊径的一种尝试。至于受众范围更广的知识变现,即使教育行业中已有数家探路者,也还需要我们进一步的探索。

治疗急性盆腔炎需要多少钱
精索静脉曲张的治疗需谨慎
盆腔积液少量需要治疗不?

相关推荐